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 文章正文
赵某滥用职权案成功案例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赵学强  来源:原创  阅读:


一、案件基本事实及判决结果

201310818时,某县XX供气有限公司煤气柜发生爆炸,被告人县安全生产管理局局长李某、县副县长刘某及县供电公司经理赵某先后赶到现场开展事故处置工作。在事故现场,李某要求赵某控制死亡人数,授意其瞒报外地死亡人员。赵某按李某要求联系事故公司董事长张某负责处理外地死亡人员尸体。刘某、李某在明知事故已造成9人死亡的情况下,向县主要领导作了事故433伤结果的汇报。李某在征得刘某的同意下,将事故造成433伤的数据上报给市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1015日,瞒报事故死亡人数情况被中央电视台曝光,并引起中央、省有关领导及社会关注,造成恶劣影响。

201311月,被告人刘某、李某和赵某被检察机关以滥用职权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2013218日,某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赵学强律师出庭担任被告人赵某的辩护人。庭审中赵学强律师提出被告人赵某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不大、建议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201433日,法院作出判决,判决认定:“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刘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在处置爆炸事故过程中,滥用职权,伙同被告人赵某谎报死亡人数,千百万恶劣社会影响,革行为均已构成滥用职权罪。被告人赵某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相对较小,犯罪情节轻微,辩护人关于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第二十一条 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赵某犯滥用职权罪,免予刑事处罚。”

二、辩护意见

被告人赵某构成滥用职权罪,但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不大,建议免予刑事处罚。

一、被告人赵某不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滥用职权罪的犯罪主体是具有特定身份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侵害的客体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职务正当性和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惩治的重点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本案中,赵某既不是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也不是在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更不是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因此,不符合滥用职权罪的主体条件。赵某虽是县供电公司经理,属于国有企业人员,但本案事故单位并不是供电公司,也不是供电公司下属公司,而是与赵某任职的供电公司无任何经济和法律上联系的民营企业。赵某虽然按照政府领导要求参与了事故的处置事宜,但其性质并不是国家行政管理活动,而是协助企业对受难人员进行搜救和后事处理。滥用职权罪惩治的重点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对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赵某决定刑罚时,应与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其他被告人有所区别。

二、赵某作用较小,犯罪情节轻微,应免除刑事处罚。

(一)被告人赵某不存在滥用职权的行为。

     滥用职权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不正确行使职权或超越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职权,即职务范围以内的权力,无论行为人是在职权基础上,超出了职务权限,处理了行为人无权处理的事项的超越职权,还是以不正当的行为行使国家赋予的在职务范围内决定、处理事务的权力,都是在职权的基础实施的。只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才具有国家机关管理职权,只有具有该职权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才有可能滥用职权,只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的行为才能侵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正当性和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本案中被告人赵某不具有国家行政管理的职权,是无权可用,无职可滥。因此,赵某是不能独立构成滥用职权罪。

在本案中,被告人虽不属于滥用职权,但其按照被告人李某某的旨意,向事故单位法定代表人张某转达了李某某少报瞒报死亡人数的指示,并帮助公司在处理外地死亡人员尸体过程中协调与相关领导联系事宜。客观上对县政府人员谎报死亡人员数量结果,起到一定的帮助和辅助作用,被告人赵某属于被告人李某、刘某滥用职权行为的帮助犯。

  • 被告人赵某客观行为较轻,社会危害不大。

    根据检察机关起诉书认定:201310818时许,某供气有限公司煤气柜发生爆炸,三被告人先后赶赴现场,开展事故处置工作,在事故现场,李某要求赵某控制死亡人数,授意其瞒报外地死亡人员,赵某遂联系公司董事长负责处理外地死亡人员尸体。刘某、李某明知事故已造成9人死亡情况下,于109日中午向县主要领导作了事故造成433伤结果的汇报。在得到县主要领导关于准确核实伤亡情况的指示后,王某某、刘某某非但未尽核实职责,反而要求张某出具了得433伤的书面材料。109日下午,在征得王某某同意后,刘某某将事故造成433伤的数据上报给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辩护人认为,起诉书认定的上述事实是客观真实的。辩护人认为,检察机关起诉书认定的事实是客观公正的,起诉书的认定,明确了以下本案事实:

1、瞒报事故死亡人数是县政府安全生产监督局局长刘某某提出的,并不是被告人赵某,赵某只是在“刘某某要求赵某控制死亡人数,授意其瞒报外地人数”情况下,才联系事故单位负责人向其转达县安全生产主管领导要求瞒报死亡人数的意见的,并不是被告人刘某某、王某某在供述中所说是赵某和企业主张并坚持瞒报。任何故意犯罪都是在一定的利益驱使下进行的,瞒报的受益人是政府及相关责任人,赵某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不是事故单位人员,事故如实报告或瞒报谎报的结果与赵某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赵某不存在瞒报的主客观基础,刘某某、王某某关于赵某提出和坚持瞒报内容,不符合社会常识和逻辑。以上事实,被告人刘某某口供可以印证。刘某某20131130日、1218日等多次供“事故发生后,我对赵某说:“抓紧救人,尽量减少人员伤亡,如果事故造成1-2人死亡一般由县里处理,如造成3-9人死亡较大事故由市里处理,如果造成10人以上,属于重大事故,由省里处理,死亡人数不能太多了,一定把死亡人数降下来,不能在上面处理。”“我是想通过瞒报把死亡人数降下来,减轻对县里的影响,减轻县领导的责任,同时也能减轻自己的责任。因为发生这么大的事故,上级机关肯定要追查的,死的人越多,处理的级别就越高,造成的影响就越严重,对县相关领导追究越重,对我个人追究就会越重。我身为安监局长,处理这个事情时思想不够端正,也有私心。事故发生后,非但没有让企业人员实事求是上报死亡人数,反而以安监局长的身份瞒报了真实的死亡人数,意图减轻自己的责任,以致瞒报的情况被中央电视台暴光,在社会上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2、瞒报人是县政府主管安全生产的被告人刘某某、王某某,被告人赵某不具有瞒报行为。根据相关立法和司法解释规定,谎报、瞒报的主体必须是负有报告职责的人员,负有报告职责的人是指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对安全生产作业负有组织监管职责的部门监督检查人员、地方政府负有安全生产监督职责的主管人员。

本案中具有事故报告义务主体是事故单位和县政府职能部门,赵某不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和职责,没有向上级报告事故的权力和资格,根本谈不上瞒报的问题。瞒报的策划、组织和实施人是政府职能部门,作为县安全生产监督局的局长刘某某,是瞒报事故的提议人,策划、组织和实施了瞒报行为的全过程。

根据起诉书认定的瞒报事实,本案瞒报事实有三个节点:

    节点1:是事故发生后的次日凌晨3-4时,即死亡人数基本确定的时间,之前的灭火搜救过程中,死亡人数是在不断变化中。此时刘某某、王某某已明知死亡9人的事实。在此情况下,刘某某让张秀山提供了16伤的报告。

节点2109日中午。王某某、刘某某在明知事故已造成9人死亡情况下,向县主要领导作了事故造成433伤结果的汇报。在得到县主要领导关于准确核实伤亡情况的指示后,非但未尽核实职责,反而要求张某出具了433伤的书面材料。

节点3109日下午。在此阶段刘某某在征得王某某同意后,将事故造成433伤的数据上报给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最后完成瞒报事故死亡人数的全过程。

通过事故的三个结点可以证明,策划、组织和实施本案瞒报事故死亡人数,给政府威信造成严重影响的人是政府职能部门人员,作为县安全生产监督局的局长刘某某,参与了策划、组织和实施了瞒报行为的全过程。在这三个节点事实中,滥用职权瞒报事故死亡人数事实,是在被告人刘某某和王某某间进行的,没有涉及赵某任何行为。

    3、根据起诉书认定和卷宗证据证明在整个滥用职权犯罪事实中,赵某滥用职权行为仅是“在事故现场,刘某某要求赵某控制死亡人数,赵某遂联系诚立公司董事长张某负责处理外地死亡人员尸体。”据此可见被告人赵某在瞒报事件中,只是向事故单位转达了少报死亡人数和处置外地死亡人员的指示,并没有参加瞒报过程,无论是在处置现场中,还是事后与政府人员处置事故过程中,赵某没有向任何人报告过死亡人数,也没参与事故单位和政府起草的事故报告材料,更没有在上级要求复查核对死亡人数情况下,与企业或政府职能部门串通继续隐瞒事情真相。

    三、被告人赵某帮助行为与恶劣社会影响间因果关系较小。

根据起诉书认定,本案构成滥用职权罪的关键事实是瞒报死亡人数,被告人刘某某授意赵某处理外地人员尸体,其动机和目的确实是为了隐瞒死亡人员人数,减轻政府和自己法律责任。赵某向企业转达县政府安全监督部门控制死亡人数处理外地尸体并协调处置行为,虽对政府职能部门少报死亡人数客观上起到一定作用,但处理尸体行为不能决定死亡人数的瞒报结果,与少报死亡结果的结果之间必然的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较小。瞒报的结果不是因赵某及诚力公司转移尸体行为,使政府部门不明死亡人数真相而导致事故报告失真。瞒报死亡人数,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真正法律上必然的因果关系,是政府部门为减轻事故影响和自身利益,在明知事实真相情况下而采取的瞒报的滥用职权行为。该瞒报行为是政府工作人员依职权决定的,并不是赵某能左右。鉴于此,诚力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秀山虽按领导旨意具体实施了处理尸体行为,但司法机关并未追究其瞒报事故的刑事责任。

四、赵某属初犯,平时表现好,在事故搜救和处理过程中表现积极。

涉案事单位原系赵某任职的电力公司下属企业,赵某曾兼任该公司董事长,赵某带领全体员工共同拼搏,将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发展成年利税超亿元的规模的明星企业,成为当地利税大户,为地方经济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为此赵某多次受到省、市、县表彰和奖励,得到人民的信任和肯定,多次光荣当为市人民代表。

在此次爆炸事故搜救和后事处理中,赵某虽没有协助企业和政府处理事故的职责和义务,但其主动赶赴事故现场,积极协助企业进行搜救和处理后事,在其积极协调下,受伤人员及时得到抢救治疗,遇难人员及时运往相关殡仪馆进行火化。特别是企业在赵某积极协调和帮助筹集赔偿资金下,及时与死者家属签订了事故遇难人员死亡赔偿协议,在第一时间对死难人员家属进行了远高于同类事故数额标准的赔偿。得到了遇难家属的充分理解和谅解,没有一个遇难者家属因事故处理不满而上访。按辩护人了解的情况,可以说此次事故的赔偿和后事处理,在媒体暴光的全国范围内的人员死亡生产事故案例中,是处理的最好的,是最人性化的,是最及时的,也是社会影响最小的。在九人死亡的特大生产事故中,能做到如此程度显属不易。人的生命宝贵的,是无价的,给其家属造成的心理创伤是无法弥补的,但在事故确以发生的现实下,企业的诚意赔偿和致歉,温暖了遇难者亲人冰冷的心,从中体会到国家的关怀和温暖。防止了因死亡事故而产生的不稳定事件的发生,降低了政府机关因事故而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些与赵某的积极努力是分不开的。

 五、被告人赵某认罪态度好,主动坦白,应免予刑事处罚。

认罪态度虽不是法定的从轻、减轻情节,但却是一个重要的酌定情节,而坦白是法定的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

刑法修正案(八)第8条规定,在“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规定:对于坦白,应当根据坦白的阶段、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程度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本案卷宗和今天的庭审证明,赵某在首次接受调查询问时,就全部实事求是地坦白交待了犯罪事实,对司法机关及时查明案件事实起到了积极作用。赵某无论在纪检机关调查阶段,还是在侦查、审查起诉阶段,以及在今天的法庭审理中,都是真诚主动如实交待犯罪的事实的,口供始终保持稳定,起诉书中认定的犯罪事实与赵某的口供完全一致,在事故调查和侦查过程中,赵某并没有因自己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没有处置事故的权力和义务而被牵连推卸法律责任

附:辩护词及补充辩护词

赵某滥用职权一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被告人赵某亲属的委托,我担任赵某涉嫌滥用职权一案的辩护人,依法维护其合法权益。辩护对起诉书认定的事实无异议,被告人赵某构成滥用职权罪,但辩护人认为其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不大,依照我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规定,建议免予刑事处罚。具体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赵某不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滥用职权罪的犯罪主体是具有特定身份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侵害的客体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职务正当性和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惩治的重点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渎职罪主体适用问题的解释,将渎职罪的主体界定为:“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在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虽未列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本案中,赵某既不是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也不是在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更不是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因此,不符合滥用职权罪的主体条件。赵某虽是县供电公司经理,属于国有企业人员,但本案事故单位并不是供电公司,也不是供电公司下属公司,而是与赵某任职的供电公司无任何经济和法律上联系的民营企业。赵某虽然按照政府领导要求参与了事故的处置事宜,但其性质并不是国家行政管理活动,而是协助企业对受难人员进行搜救和后事处理。

对赵某主体身份界定上,起诉书在本院认为部分,已将被告人刘某某、王某某与赵某作了明确区别,起诉书将刘某某、王某某列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而未将赵某列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罪惩治的重点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对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赵某决定刑罚时,应与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其他被告人有所区别。

二、赵某作用较小,犯罪情节轻微,应免除刑事处罚。

(一)被告人赵某不存在滥用职权的行为。

     滥用职权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不正确行使职权或超越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职权,即职务范围以内的权力,无论行为人是在职权基础上,超出了职务权限,处理了行为人无权处理的事项的超越职权,还是以不正当的行为行使国家赋予的在职务范围内决定、处理事务的权力,都是在职权的基础实施的。只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才具有国家机关管理职权,只有具有该职权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才有可能滥用职权,只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的行为才能侵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正当性和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本案中被告人赵某不具有国家行政管理的职权,是无权可用,无职可滥。因此,赵某是不能独立构成滥用职权罪。

在本案中,被告人虽不属于滥用职权,但其按照被告人李某某的旨意,向事故单位法定代表人张某转达了李某某少报瞒报死亡人数的指示,并帮助公司在处理外地死亡人员尸体过程中协调与相关领导联系事宜。客观上对县政府人员谎报死亡人员数量结果,起到一定的帮助和辅助作用,被告人赵某属于被告人李某、刘某滥用职权行为的帮助犯。

  • 被告人赵某客观行为较轻,社会危害不大。

    根据检察机关起诉书认定:201310818时许,某供气有限公司煤气柜发生爆炸,三被告人先后赶赴现场,开展事故处置工作,在事故现场,李某要求赵某控制死亡人数,授意其瞒报外地死亡人员,赵某遂联系公司董事长负责处理外地死亡人员尸体。刘某、李某明知事故已造成9人死亡情况下,于109日中午向县主要领导作了事故造成433伤结果的汇报。在得到县主要领导关于准确核实伤亡情况的指示后,王某某、刘某某非但未尽核实职责,反而要求张某出具了得433伤的书面材料。109日下午,在征得王某某同意后,刘某某将事故造成433伤的数据上报给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辩护人认为,起诉书认定的上述事实是客观真实的。辩护人认为,检察机关起诉书认定的事实是客观公正的,起诉书的认定,明确了以下本案事实:

1、瞒报事故死亡人数是县政府安全生产监督局局长刘某某提出的,并不是被告人赵某,赵某只是在“刘某某要求赵某控制死亡人数,授意其瞒报外地人数”情况下,才联系事故单位负责人向其转达县安全生产主管领导要求瞒报死亡人数的意见的,并不是被告人刘某某、王某某在供述中所说是赵某和企业主张并坚持瞒报。任何故意犯罪都是在一定的利益驱使下进行的,瞒报的受益人是政府及相关责任人,赵某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不是事故单位人员,事故如实报告或瞒报谎报的结果与赵某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赵某不存在瞒报的主客观基础,刘某某、王某某关于赵某提出和坚持瞒报内容,不符合社会常识和逻辑。以上事实,被告人刘某某口供可以印证。刘某某20131130日、1218日等多次供“事故发生后,我对赵某说:“抓紧救人,尽量减少人员伤亡,如果事故造成1-2人死亡一般由县里处理,如造成3-9人死亡较大事故由市里处理,如果造成10人以上,属于重大事故,由省里处理,死亡人数不能太多了,一定把死亡人数降下来,不能在上面处理。”“我是想通过瞒报把死亡人数降下来,减轻对县里的影响,减轻县领导的责任,同时也能减轻自己的责任。因为发生这么大的事故,上级机关肯定要追查的,死的人越多,处理的级别就越高,造成的影响就越严重,对县相关领导追究越重,对我个人追究就会越重。我身为安监局长,处理这个事情时思想不够端正,也有私心。事故发生后,非但没有让企业人员实事求是上报死亡人数,反而以安监局长的身份瞒报了真实的死亡人数,意图减轻自己的责任,以致瞒报的情况被中央电视台暴光,在社会上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2、瞒报人是县政府主管安全生产的被告人刘某某、王某某,被告人赵某不具有瞒报行为。根据相关立法和司法解释规定,谎报、瞒报的主体必须是负有报告职责的人员,负有报告职责的人是指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对安全生产作业负有组织监管职责的部门监督检查人员、地方政府负有安全生产监督职责的主管人员。

本案中具有事故报告义务主体是事故单位和县政府职能部门,赵某不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和职责,没有向上级报告事故的权力和资格,根本谈不上瞒报的问题。瞒报的策划、组织和实施人是政府职能部门,作为县安全生产监督局的局长刘某某,是瞒报事故的提议人,策划、组织和实施了瞒报行为的全过程。

根据起诉书认定的瞒报事实,本案瞒报事实有三个节点:

    节点1:是事故发生后的次日凌晨3-4时,即死亡人数基本确定的时间,之前的灭火搜救过程中,死亡人数是在不断变化中。此时刘某某、王某某已明知死亡9人的事实。在此情况下,刘某某让张秀山提供了16伤的报告。

节点2109日中午。王某某、刘某某在明知事故已造成9人死亡情况下,向县主要领导作了事故造成433伤结果的汇报。在得到县主要领导关于准确核实伤亡情况的指示后,非但未尽核实职责,反而要求张某出具了433伤的书面材料。

节点3109日下午。在此阶段刘某某在征得王某某同意后,将事故造成433伤的数据上报给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最后完成瞒报事故死亡人数的全过程。

通过事故的三个结点可以证明,策划、组织和实施本案瞒报事故死亡人数,给政府威信造成严重影响的人是政府职能部门人员,作为县安全生产监督局的局长刘某某,参与了策划、组织和实施了瞒报行为的全过程。在这三个节点事实中,滥用职权瞒报事故死亡人数事实,是在被告人刘某某和王某某间进行的,没有涉及赵某任何行为。

    3、根据起诉书认定和卷宗证据证明在整个滥用职权犯罪事实中,赵某滥用职权行为仅是“在事故现场,刘某某要求赵某控制死亡人数,赵某遂联系诚立公司董事长张某负责处理外地死亡人员尸体。”据此可见被告人赵某在瞒报事件中,只是向事故单位转达了少报死亡人数和处置外地死亡人员的指示,并没有参加瞒报过程,无论是在处置现场中,还是事后与政府人员处置事故过程中,赵某没有向任何人报告过死亡人数,也没参与事故单位和政府起草的事故报告材料,更没有在上级要求复查核对死亡人数情况下,与企业或政府职能部门串通继续隐瞒事情真相。

    三、被告人赵某帮助行为与恶劣社会影响间因果关系较小。

根据起诉书认定,本案构成滥用职权罪的关键事实是瞒报死亡人数,被告人刘某某授意赵某处理外地人员尸体,其动机和目的确实是为了隐瞒死亡人员人数,减轻政府和自己法律责任。赵某向企业转达县政府安全监督部门控制死亡人数处理外地尸体并协调处置行为,虽对政府职能部门少报死亡人数客观上起到一定作用,但处理尸体行为不能决定死亡人数的瞒报结果,与少报死亡结果的结果之间必然的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较小。瞒报的结果不是因赵某及诚力公司转移尸体行为,使政府部门不明死亡人数真相而导致事故报告失真。瞒报死亡人数,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真正法律上必然的因果关系,是政府部门为减轻事故影响和自身利益,在明知事实真相情况下而采取的瞒报的滥用职权行为。该瞒报行为是政府工作人员依职权决定的,并不是赵某能左右。鉴于此,诚力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秀山虽按领导旨意具体实施了处理尸体行为,但司法机关并未追究其瞒报事故的刑事责任。

四、赵某属初犯,平时表现好,在事故搜救和处理过程中表现积极。

涉案事单位原系赵某任职的电力公司下属企业,赵某曾兼任该公司董事长,赵某带领全体员工共同拼搏,将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发展成年利税超亿元的规模的明星企业,成为当地利税大户,为地方经济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为此赵某多次受到省、市、县表彰和奖励,得到人民的信任和肯定,多次光荣当为市人民代表。

在此次爆炸事故搜救和后事处理中,赵某虽没有协助企业和政府处理事故的职责和义务,但其主动赶赴事故现场,积极协助企业进行搜救和处理后事,在其积极协调下,受伤人员及时得到抢救治疗,遇难人员及时运往相关殡仪馆进行火化。特别是企业在赵某积极协调和帮助筹集赔偿资金下,及时与死者家属签订了事故遇难人员死亡赔偿协议,在第一时间对死难人员家属进行了远高于同类事故数额标准的赔偿。得到了遇难家属的充分理解和谅解,没有一个遇难者家属因事故处理不满而上访。按辩护人了解的情况,可以说此次事故的赔偿和后事处理,在媒体暴光的全国范围内的人员死亡生产事故案例中,是处理的最好的,是最人性化的,是最及时的,也是社会影响最小的。在九人死亡的特大生产事故中,能做到如此程度显属不易。人的生命宝贵的,是无价的,给其家属造成的心理创伤是无法弥补的,但在事故确以发生的现实下,企业的诚意赔偿和致歉,温暖了遇难者亲人冰冷的心,从中体会到国家的关怀和温暖。防止了因死亡事故而产生的不稳定事件的发生,降低了政府机关因事故而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些与赵某的积极努力是分不开的。

 五、被告人赵某认罪态度好,主动坦白,应免予刑事处罚。

认罪态度虽不是法定的从轻、减轻情节,但却是一个重要的酌定情节,而坦白是法定的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

刑法修正案(八)第8条规定,在“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规定:对于坦白,应当根据坦白的阶段、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程度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本案卷宗和今天的庭审证明,赵某在首次接受调查询问时,就全部实事求是地坦白交待了犯罪事实,对司法机关及时查明案件事实起到了积极作用。

赵某无论在纪检机关调查阶段,还是在侦查、审查起诉阶段,以及在今天的法庭审理中,都是真诚主动如实交待犯罪的事实的,口供始终保持稳定,起诉书中认定的犯罪事实与赵某的口供完全一致,在事故调查和侦查过程中,赵某并没有因自己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没有处置事故的权力和义务而被牵连推卸法律责任。

综上所述,被告人赵某在刘某某、王某某滥用职权一案中,确实起到了一定的帮助作用,触犯了国家法律,但情节轻微,完全符合刑法第二十七条:“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的规定,建议人民法院按照第三十七条规定结合本案情况对被告人赵某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具结悔过、或者建议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处分。以上辩护意见,请予采纳。

              

                                  辩护人:北京学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赵学强

                                                         2014218

赵某滥用职权一案补充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本辩护人在辩护发言中,已明确表示对起诉书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无异议,只是提出对赵某免予刑事处罚的意见,但公诉人发表的公诉词,完全违背了起诉书的指控观点,提出了赵某是本案瞒报事故的发源人,起决定作用,赵某行为社会影响恶劣的公诉意见,为维护被告人赵某的合法权益,现针对公诉人提出的公诉意见,发表以下补充辩护意见,请法庭采纳。

    一、本案的主体问题

在本辩护人发表的辩护词中明确提出赵某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是滥用职权犯罪的主体,属于被告人李某、刘某滥用职权案中起辅助作用的帮助犯,本案属于有身份与非身份结合的共同犯罪。这一点已得到起诉书的明确肯定,公诉人在发言中也曾明确表示本案属

有身份与非身份人的共同犯罪,但公诉人又自相矛盾的提出赵某属于受委托从事公务的人员,构成滥用职权罪的主体。关于滥用职权因主体界定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渎职罪主体适用问题的解释,将渎职罪主体已明确界定为:“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在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虽未列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赵某不属于上述三种范围的人,赵某虽是博兴县供电公司经理,属于国有企业人员,但本案事故单位并不是供电公司,也不是供电公司属公司,而是与赵某任职的供电公司无任何经济和法律上联系的民营企业。因此,公诉人表达的受委托从事务意见是错误的。

  • 公诉人提出的赵某是本案瞒报事件的源头,对瞒报事实的形成起决定作用问题。辩护人认为,此意见不仅与客观事实不附,也严重与起诉书认定的事实相悖。起诉书是检察机关指控犯罪的法律性文件,是公诉人支持公诉的依据,公诉人发表的与起诉书内容相悖的意见,是错误的。此意见也与公诉人在庭审调查发问内容和对李俊生、聂泉生辩护人发表的辩护意见的答辩意见相悖。公诉人在对被告人李、刘的答辩是紧紧围绕李某、刘某是瞒报事件的授意人和组织实施人,起着关键决定的作用,特别又强调之所以追究李、刘滥用职权罪刑事责任,不仅仅是其实施了积极的瞒报行为,而更重要的是二被告人不履行法定职责,在上级机关已责令其重新核查死亡人数,在明知死亡10人的情况下,仍坚持瞒报的行为。辩护人认为,公诉人的这一公诉意见是符合客观事实的。此案真正的源头是身为政府安全生产监督局长的李俊生,是李俊生授意赵某只报当地死亡数字不报外地死亡人员的。赵某不存在报告的权力和义务,没有报告的资格,本案所有瞒报的报告都是李某起草和上报的,赵某不是李某、刘某的上级,连报告的资格都没有,怎么谈得上起决定作用?

三、关于赵某给县政府形象造成严重社会影响问题。

辩护人认为公诉人提出的这一问题是荒诞的,是违背客观事实和公正的。本案给县造成恶劣影响的不是赵某,而是身为安全监督局局长的李某和主管安全生产的副县长刘某。可以说真正给县政府造成影响的是县政府自身,是政府的要员一手策划、组织和实施了这起瞒报事件,是政府要员坚持向省和国家瞒报,以致被新闻媒体暴光。而将造成的影响归结到赵某身上,公诉人的目的是什么,确有偏袒政府之嫌。辩护人认为赵某在降低政府的负面影响问题上是起着积极的关键性作用。人员事故发生后,赵某积极协助企业与受难人员家属商谈后事,积极筹集赔偿资金,在第一时间发放到死者家里,化解了死亡人员家属的激愤情绪,防止了因事故引发的群访事件的发生,可以客观地说,没有赵某的上述行为,此案可能造成的后果和对政府负面影响是难已预料的。政府应感谢赵某,而不应将责任推向无职无权的赵某。

  • 关于赵某与事故公司关系问题。

公诉人为了说明赵某情节不是轻微而是严重问题,提出了赵某与事故公司有密切联系,为公司利益而瞒报问题。其根据是被告人李某、刘某认为赵某是公司负责人,之前很多与企业有关的事都是找赵某联系的,事故公司李某证事故公司还保留赵某的办公室,法定代表人张某证明有些事还是要找赵某。辩护人认为,赵某与事故公司的利益和身份联系,唯一证据是公司董事会系列材料,而不能由个人认为等证据证明,公诉人的意见不仅脱离了客观事实,而且也违背了刑事证据规则。

  • 关于赵某是否自首问题

 本辩护人在第一轮辩护意见中,仅提出赵某属于坦白,而没有提是自首的意见,现我们补充提出赵某属于自首,应免予刑事处罚。其理由:主动投案,如实交待犯罪事实。赵某是在201310月被纪委双规第一次调查时,便坦白交待了全部事实,赵某无论在纪检机关调查阶段,还是在侦查、审查起诉阶段,以及在今天的法庭审理中,都是真诚主动如实交待犯罪的事实的,口供始终保持稳定,起诉书中认定的犯罪事实与赵某的口供完全一致,其坦白自首行为对司法机关及时查明案件事实起到了积极作用。根据人民法院关于自首问题中对主动投案扩大化的司法解释,赵某在纪检察机关第一次调查时如实交待全部事实的行为,符合自首条件,应定为自首。

    六、关于赵某平时及在事故处理中表现能否作为量刑情节问题

     在第一轮辩护中,辩护人提出赵某平时表现好,为当地经济做出突出贡献,特别是在处理事故过程中的积极作用,应作为减轻赵某刑事责任的酌定情节。公诉人答辩称平时表现如何与本案无关,予以否定。辩护人认为,公诉人的观点严重背离了法律规定。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和相关司法解释都明确规量刑的酌定情节中包括平时表现。

以上补充意见,请法庭予以采纳。

 

辩护人:北京学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赵学强

                                                          2014218

 

 

 

 

 

 

 

 

 

 

 

 

 


】【关闭窗口
bet365体育官网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毒品常识什么是麻果,K..
·检察院刑事案件管辖范围
·李某某强奸案无罪辩护成..
·我所担任房山周某等十二..
·商业贿赂及法律责任
·刑事申诉书--李某挪用公..
·王某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
·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
·《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
·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